当前位置:跨境阁资讯停船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
停船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
2022-10-06

作者:张曼娟 来源:《爱情,诗流域》

他发现这家城内最大的超级市场里,竟然贩卖鲑鱼头,简直是件怪事。美国人不管怎么吃鱼,都不肯看见鱼头的,像是一种洁癖。或许,这是为了庆祝中国年而做的特卖吧。城里的中国人愈来愈多了,商家的感应是最准确的。

刚刚从鲑鱼身上被削下来的新鲜鱼头,裹在保鲜膜里。几个黑色白色的孩子,指着鱼头发出怪叫声,一边做出恐怖的表情。他弯身进冰柜翻捡鱼头,已经看上了一个,却又不甘心的探视别的头,精细专业的程度,可以媲美外科医生。忽然,一只纤细的手拿走了他原先想要的头,他抬起头,只看见女人纤细的背影,推着购物车,不疾不徐的走开。他对着柜子里整齐排列的鱼头,感到无可消解的惆怅失意。

现在,他购物车里也放了一个鱼头,又放了大白菜、豆腐、磨菇之类的,想着家里有母亲寄来的宽粉条和鹹肉,他的口水几乎就要流下来了。结账的时候,又看见了那个掠夺了鱼头的女子,黑发的东方人,他像是要补偿什么似的挤到女子背后。攀谈之后,果然都是台湾来的,都是留学生。他细细问女子要怎么料理鱼头,好像要确定鱼头受到较好的待遇才安心。女子说放点豆瓣酱熬一熬就成了。「可惜啊。这么新鲜的鱼头不该这样吃,要保存鲜味才好,应该…」他们都结完账了还没说完,最后,决定一人燉一锅鱼头,再来评判谁的好吃。女人吃光了他的清燉鱼头,他吃女人的豆瓣鱼头吃得眼泪鼻涕停不了。

他们后来变成同学们最羨慕的鱼头情人,他总是说当初是为了鱼头才和她搭讪的,她则坚持如果不是因为对她动心,才不会拦她下来。这件公案怎么也理不清,鱼头倒不知吃了多少,而且还打算继续较量下去。

在茫茫江水上行船,不免有孤寂之感,有时忍不住要停下船来,就近探问一声,同样停泊下来的船上客,会不会竟是同乡呢?假若果然是同乡,攀谈几句,应该可以安慰飘浮的心怀吧。就像在人生道途上,看见彷彿与自己同样心性的人,那也免不了要停下来试一试,或许可以交换一些爱意。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